其他相關鏈接

百度

公司新聞 行業動態 重點推薦

公司新聞

大獲全勝 紮克伯格如何贏得與議員的當面對峙

發布時間:2019-03-20   來源:本站    浏覽量:37    

    騰訊《深網》 紀振宇 4月11日發自硅谷

    並不是紮克伯格表現地多好,而是議員們的表現太差了。

    在經曆了連續兩天馬拉松式的國會議員“拷問”後,Facebook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紮克伯格給外界留下了表現“超出預期”的印象,Facebook的股價甚至在第一天出現了過去兩年來最大的單日漲幅,紮克伯格個人身家也在當天結束後暴漲近30億美元。

    國會會議廳自然不是讓紮克伯格感到舒適的場所,爲了准備這兩場聽證會,紮克伯格提前一天便來到了華盛頓特區,4月初的華盛頓依然春寒料峭,這裏的人們大多身著深灰色大衣,神情肅穆,行色匆匆,這裏與明媚溫暖的加州完全是兩個世界,這並不是他能夠穿著T恤短褲,和妻子孩子在自家後院燒烤做線上視頻直播,與成百上千萬Facebook用戶輕松聊天的時刻。

    他不得不穿上爲他量身定做的深藍色修身西裝、系上領帶,端坐在擺放著名牌“Mr. Zuckberg”的桌子後面,與幾十名參議員,上百名媒體記者共處一室,熬過接下來長達5個半小時的聽證會。

    “他很緊張,但他顯得信心十足,”現場的一名人員這樣描述,“他是一個聰明人。”

    還未落座,紮克伯格就被數十名現場攝影記者圍成的人牆所包圍,他全身上下的各個角度,動作神情的每一個細節,都被無情地暴露在冰冷的鏡頭前。

    但紮克伯格顯然是有備而來,坐在聽證席上的他保持上身挺直,對每一個問題都認真傾聽,與提問的議員進行眼神接觸,他改掉了過去回答問題時都先加上“so”語氣詞的習慣,而是先以“Senator”(參議員),“Congressman”或“Congresswoman”(議員)來稱呼向他提問的對方,然後再作答。

    他的桌上擺放著他的團隊爲他提前准備好的應答提綱,在聽證會中場休息的間隙,現場媒體拍到了其中一頁內容,厚厚的一疊紙上基本涉及到了所有他們能事先想到的議員們可能問到的問題,他的座椅放上了厚厚的墊子,或許也是團隊爲他精心准備的,爲了讓他在鏡頭面前顯得更高大,更符合在危機時刻的領導者形象。

    盡管時不時咽下口水,表情尴尬或頻繁舉起水杯,但出現在國會的紮克伯格,並不是我們過去所熟悉的那個穿著灰色帽衫,語速飛快,說著“快速行動,打破一切”的年輕創業者形象,而是一位訓練有素,應對自如的CEO,這是一家正處在危機中的公司所需要的領導者的形象。

    反觀聽證會上坐在紮克伯格對面的數十名國會議員,他們的表現卻讓人大失所望,或者說,人們從來就沒有對這次聽證抱太大期望,數十個問題暴露出了這些政治圈人士與21世紀科技圈完全的隔閡,他們與紮克伯格之間的許多問答,雙方仿佛是在各自語境體系下的自說自話,出現了許多難以言狀的尴尬時刻。

    例如,一名議員問“如果用戶不用支付你提供的服務的話,你如何維持你的公司經營?”

    紮克伯格停頓片刻,說,“參議員,我們賣廣告。”

    “哦,是這樣啊。”這位參議員說。

    有一位議員說,“我13歲的兒子查理是個活躍的Instagram(Facebook旗下圖片分享應用)用戶,他讓我確保今天提到他。”

    另一位議員說,“如果我通過Whatsapp(Facebook旗下即時通訊應用)發郵件,這會讓廣告主知道裏面的信息嗎?”

    議員們的許多問題,暴露了他們對一些最基本互聯網常識或Facebook這家公司的無知,Twitter上的一名用戶甚至嘲諷說,“這些議員的平均年齡已經100歲了。”

    整場聽證會,議員們的問題還缺乏重點,往往漫無邊際,圍繞著一些無關痛癢的問題兜圈子。

    在議員們“不給力”的問題下,紮克伯格也得以完全依照此前團隊所設計的策略,有條不紊地完成這兩天的既定任務:承認錯誤,道歉,具體問題不做肯定或否定的回答,交給團隊後續跟進,不做承諾,不否定目前的商業模式,不表現地過于貪婪。

    Open MIC組織執行總監Michael Connor評價稱,紮克伯格的聽證會表現僅能算“勉強通過”,談不上“優異”。這家代表Facebook投資者的機構在聽證會開始前一天公開呼籲紮克伯格辭去Facebook的所有職務。

    聽證會的發起,源自Facebook大面積用戶數據泄漏事件的爆發,由于爆料人稱大數據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利用從Facebook獲得的大量用戶數據,進行精准政治廣告投放,以影響政治活動,事件可能涉及到8700萬Facebook用戶,其中大多數人位于美國,這些都引起了華盛頓的關注。

    這場事件的另幾個關鍵詞是“俄羅斯操縱”、“美國總統選舉”,這些已經觸及到美國國家安全和核心利益。出于對各自選區選民的責任,這場聽證會在所難免。

    但參加聽證會的國會議員的表現,或許連“通過”的標准都達不到。聽證會的最終目的,是爲了讓這些立法者們能夠更好地了解情況,最終至少能夠形成對于某些現存問題的一致看法,並通過立法程序加以解決,盡管紮克伯格本人在聽證會期間也明確表達了願意接受“正確的監管”的態度,但至少從這兩天的聽證會現場情況來看,要達成上述目的的希望渺茫。

    另一個尴尬的事實是,參與聽證會的近百名議員,大多數都直接或間接接受過Facebook的政治捐款。在過去12年中,Facebook總共投入了700萬美元用于政治捐款,從2014年至今,對紮克伯格質詢的議員總共從Facebook獲取了超過64萬的政治捐助。

    兩天的聽證會被一名Twitter用戶評價爲“走過場”,沒有“實質意義”,如果說第一天的聽證會上,紮克伯格還不時露出緊張的神態,第二天的他則完全神態自若,當主持整場聽證會的議員提議休息片刻,紮克伯格回答說,“要不再來幾個問題?”美國新聞電視網CNN評價道,兩天的聽證會,紮克伯格得以全身而退,毫發無傷。


    0598-5176007

    地址:福建省三明市梅列區列東街1號十五層

    傳 真:0598-5176007



    三明市國有融資擔保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閩ICP備19006066號-1  Copyright © 2019-2020 Www.816y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离婚小孩怎么办_为了孩子不离婚 |